馨光灿烂

helloway:

很多人走在路上会停下来买包饲料,喂喂鸽子,然后继续赶路,仰光缅甸

张芮侨·LoFoTo:

曾经无比惧怕一个人旅行,甚至害怕独处,总希望能有人陪伴,至少也要在周围制造些声响来暗示自己,“这里不光只有我,所以没什么好怕的”。

但在生命的长路上,每一段陪伴都显得短暂,孤独占据着大部分的时刻,我们始终都是独自一人在前行,想想看,这真可悲,但再想想看,谁又不是如此?“孤独的不光是我,所以也没什么好悲伤的。”

只是,当你恰巧遇到一个愿意陪你一程的人的时候,请记得,轻轻牵住他的手。


摄于 阿姆斯特丹

Roger JJ:

Deep inside your soul.

St. Peter's Basilica, Vatican City.

初识伊朗

光圈ai漫游:

    伊玛目霍梅尼机场作为一个国际机场和别的机场区别不大,但四处的波斯文字让我们瞬间傻了眼。出了国没有中文也就算了,这里,连英语也没了,甚至阿拉伯数字也成了波斯符号。清晨正是伊斯兰教的祷告时间,广播里回响起古兰经的祷告声,机场里嘈杂的声音立刻消失了,一切变得庄严而神圣。我们伴着祷告声,在机场换了钱,买了从设拉子回德黑兰的机票,还捡到一个说中文的同伴,一起打的去往汽车站,直奔第一个目的地——伊斯法罕。




  看新同伴和司机交流是件有意思的事。谈价时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计算器,让司机直接按数字;上车后他掏出一本攻略,照着念波斯语与司机交谈。我发现和新同伴说普通话的调子有点怪,问他是哪里人,他说自己是在上海工作日本人,我们立刻觉得他的中文太强大了,不止说的清楚,还能听懂我和leon的武汉话。


    


   伊朗的大巴十分宽敞舒适,我们躺靠在座位上,边与日本人聊天,边好奇的观赏沿途的风光。出城后,沿途变得荒凉,这是一片类似新疆的土地:延绵的戈壁与雪山交相辉映,清澈的蓝天中低压压的飘浮着白云,阳光让人睁不开眼,如同夏天。我们很快后悔穿着羽绒服,看看伊朗司机,只穿了件短袖衬衣,便也开始脱衣。大巴在笔直的道路上驰骋了六个小时,在下午阳光最强烈的时刻到达了伊斯法罕。我们三个叫了一辆的士,直奔著名的伊玛目广场。我们通过朋友在附近订了住宿,而日本人打算自己在附近找青旅,我们就此分离,继续各自的行程,不知有没有机会再见。




  初识伊朗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巴士车站候车的妇人们,紧紧包裹着头发。

初识伊朗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在机场捡了一个能听懂武汉话的日本人,他正在品尝在路边餐厅买的伊朗大汉堡



初识伊朗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
——去往伊斯法罕的路上,雪山、戈壁,一副大新疆的景象

 

初识伊朗 - 光圈ai漫游 -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

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途中的小城镇

徐嘉靖Justin·LoFoTo:

#波斯,波斯#D7,伊斯法罕。傍晚时分的三十三孔桥,扎因德鲁河已经干涸,空留一大片空地,让我们得以随便在桥的正面凹造型。桥底一连串的桥洞,气氛由落日的暖色光线营造。夜幕降临,吉他手的弹唱和当地人的歌唱盖过了耳边的虫鸣。By Sony α7R+FE 35 2.8、55 1.8,α99+16-35ZA、70-200G(新浪微博:@徐嘉靖Justin